?直播吃飯、在線陪聊……這屆主播為何不打游戲了?

2020年04月24日 14:33 來源:棧外 作者:Jonathan Lai

本文看點


 

? 純游戲內容直播大勢已去,日常內容主播影響力日益擴大。以Twitch平臺為例,2019年,Twitch全平臺整體觀看時間增長已放緩至低個位數。而非游戲內容直播Just Chatting的復合增長率高達15%。

? 日常主播的內容多樣,從吃飯到環保,直播的關注點不再是游戲內容,而是主播本身。其流行的深度原因在于社交孤獨,尤其是在隔離期間,人們樂于了解陌生人的生活方式,以此得到社群歸屬感。

? 頂級日常主播的收益主要來自于訂閱和打賞收益。除此之外,頂流主播還會通過社會認同、打造個人付費粉絲圈、陪玩陪練等途徑盈利。目前,通過結合公共傳播和特定社群,直播經濟趨于成熟。
 

原文來自A16Z,作者Jonathan Lai;Andrew Chen
新冠疫情迫使人們居家隔離,在此期間,越來越多的用戶參與到實時直播中。Twitch、Caffeine、YouTube Live和Facebook等平臺的業績再創新高。
一直以來,直播和游戲相輔相成。像家喻戶曉的職業玩家泰勒·布萊文斯,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Twitch和Mixer的熱度。然而,最近出現了新的一類觀眾,不同于以往的是,他們渴望非游戲化的內容
比如在過去的兩年中,Twitch上名為“ Just Chatting ”(主播與觀眾實時聊天平臺)自身收視時長增速高達Twitch整體增速的近四倍。Caffeine等直播平臺相繼推出了娛樂節目和流行文化題材的直播,這一趨勢正在整個行業中蔓延。直播憑著吸引粉絲和即時盈利的超能力,超脫了純粹的游戲化內容,逐漸成為視頻娛樂的未來
 

圖注:在過去的一年中,Twitch的整體觀看時間增長已放緩至低個位數。相比之下,Just Chatting的復合增長率高達15%。
 

狂熱背后的動力

日常主播的影響力日益擴大。日常直播涵蓋范圍極廣,從旅行健身到理財金融。既有在Caffeine上主持說唱PK比賽的德雷克, 也有在Twitch上介紹獵鷹、瀕危動物的環保人士比嘉麻耶。既有在Youtube Live上教觀眾烹飪的廚師波比·帕里什,也有直播吃飯、鍛煉、睡覺的cosplay玩家、擁有140萬粉絲的凱特琳·西拉古薩。
與游戲直播不同的是,非游戲直播的觀眾更多關注主播本身。例如,主播拜倫·伯恩斯坦直播吃飯并與觀眾互動,即便他吃的是蔬菜拼盤,也會讓人覺得有趣。通過看吃播,觀眾能夠更了解他本人,無論是個人生活、幽默個性,還是信念、價值觀……簡而言之,觀眾樂于了解主播的生活方式。
通過直播了解陌生人的生活方式,為什么這種現象如此流行?答案很簡單:社交孤獨。一個優秀的日常主播,一定會讓粉絲感覺到有社群歸屬感,而非只是一名觀眾。
正如這條熱評所述:
 


日常主播通常和他們的粉絲打成一片,因而有很多老粉常來直播間做客,并為主播提出建議。盡管頂級游戲主播也能夠吸引大量粉絲,但畢竟與觀眾互動的時間較少。
因此,相較于短視頻和游戲直播,社群是日常直播收視率增長背后的真正推手。對大部分觀眾而言,在居家隔離時期,相比于觀看預先錄制好的Netflix節目,與自己喜歡的主播交流互動更具吸引力。
 

日常直播逐漸成為一種盈利模式

眼下,非游戲直播愈發受歡迎,一部分主播看到了盈利的希望。若是往昔,在Twitch上,只有排名前1.2%的主播才能獲得絕大部分收入。像布萊文斯這樣的超級巨星,每月收入超過50萬美元。然而,平臺上15萬名簽約主播,粉絲量較小,每月收入不到250美元。剩余200萬名創作者幾乎賺不到錢。
傳統上,直播的主要收入來源是:
1.訂閱費2.廣告3.打賞4.贊助
擁有130萬粉絲的頂流游戲主播杰里米·王聲稱,他每月收入(不含贊助)大約達到2萬美元。他將游戲主播月收入細分如下(左金字塔):
 


相比之下,日常主播的收入更符合右金字塔的情形。通過與粉絲建立更進一步的關系,實時與觀眾展開互動,日常主播的大部分收入來自粉絲打賞。主播伯恩斯坦坦言,吃播熱度最高的時候,一個月內受到的打賞可達2萬美元。
較傳統創作者而言,主播的訂閱收益更為豐厚。日常主播通常比游戲主播更能持續地吸引粉絲,前者是靠個人特色博眼球,后者很大程度上依賴于游戲的流行度。憑借其多彩鮮明的個性,贊助商更愿意選擇日常主播為其產品代言。
除了現有的獲利模式之外,日常主播還可以利用平臺內外的其他途徑獲取收益,比如:
社會認同
費利克斯·倫吉爾是2019年度Just Chatting的頂流主播,曾舉辦了一場一整天的活動,觀看粉絲親自為他挑選的YouTube視頻。同時,他的230萬個粉絲則以每秒33美分的價格觀看他的反應。結果,僅一小時內,他就賺取1,188美元。身為觀眾的視頻品鑒者,他成功依靠粉絲的認同獲利。
經營個人粉絲團
許多日常主播則經營個人付費粉絲團,以此獲利。例如,凱特琳·西拉古薩在Patreon平臺上擁有近1,000名訂閱者,她以每月20美元至850美元不等的價格提供自己的穿搭照片。最高訂閱級別的用戶可以隨時與凱特琳私信聊天,而較低級別的用戶只允許參與群聊。
陪玩或陪練
不少日常主播還向粉絲出售陪伴服務,要么線上陪玩游戲,要么預約線下時間。例如,Stream Captain工作室設計了一款名為Stream Raiders的游戲。在游戲中,觀看者扮演軍團成員。初創公司Legionfarm將主播、電競職業玩家和普通玩家匹配,成為游戲伴侶,平均每小時收費14美元。除此之外,在Fiverr等平臺上,日常主播還提供健身、攝影、個人理財等不同領域的培訓活動
 


直播經濟
作為新型收入渠道,直播經濟基本趨于成熟。早前,我的合作伙伴認為,視頻平臺與電商結合將如虎添翼,直播者的收入來源也在不斷增長。許多主播被當作時尚風向標,向觀眾安利某種產品既而從中獲利。Twitch主播查恩斯·毛里斯設計并銷售一系列精選的金屬印花和個人風格服裝;諸如Chrono.gg之類的初創企業更為大膽,他們允許創作者建立自己的電商平臺,向粉絲直銷產品。
盡管許多盈利渠道尚未成熟,但它們正在快速成長。總體來說,這些途徑比傳統的廣告模式具有更大的獲利潛質。日常主播有著更大自由發揮的空間,能夠選擇最適合他們的盈利模式。
 

新一代直播弄潮兒

第一代直播弄潮兒是職業游戲主播。然而,伴隨著Twitch、Caffeine和Youtube Live等平臺上非游戲內容的增長,日常主播的時代即將到來。對他們而言,個性為王。游戲只是吸引粉絲的途徑之一。
直播魅力無限的秘密在于,它將公共傳播特定社群有機結合。盡管在居家隔離的時期,人們脫離了線下社交生活,但日常主播以直播的方式填補了這個空白。
 


 

轉載自公眾號:棧外 作者:Jonathan Lai 本文經授權發布,不代表51LA立場,如若轉載請聯系原作者。

更多互聯網行業動態>>請關注微信公眾號“我要啦統計”(微信ID:Analysis_51la)

探討產品的使用及網站經驗交流>>歡迎進入“51LA站長交流群”(Q群:608879616